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7697章 凶兽邪灵栖息地

  紧接着,鱼颅肥兽大叫道:“我说、我全都告诉你们!”

  根据这家伙所言,在当年对外来侵略者的恶战中,鲨头水鼠确实受了严重的暗伤,只是这家伙在自己的手下众喽啰面前都强忍着和没事似的,就是害怕这些爪牙当中有存心背叛的家伙存在。

  结果,还真的出了一个墨纹狰兽,对方原本是个对鲨头水鼠唯命是从、时不时拍马奉承的得力手下,可一留意到水鼠重伤未愈,心中便立刻起了不良之意,让猝不及防的鲨头水鼠吃了老大的亏。

  但水鼠自忖这墨纹狰兽不过是小小叛徒,不足为虑,自己还是养伤要紧,于是在红血滩区域内搜找拥有自己血脉的兽类,并把它们托付给了住在浅滩石林的豹头邪猿,严令这家伙好生喂养这些鱼颅小兽。

  但具体是什么原因,不管是豹头邪猿或者鱼颅肥兽,都不知道,就这样,时间一点一点过去,鲨头水鼠却没有返回这里,大家只能慢慢等待,不过鱼颅肥兽心中一直有一点疑惑,对谁都没说。

  虽然平时只是一副傻吃闷睡、好勇斗狠的模样,但鱼颅肥兽毕竟是接近水鼠正统血脉的存在,它们有些习性,无比接近,其中就包括——同类相食。

  早在无数年前,鲨头水鼠的同族就已经彻底灭绝了,它成为了唯一活下来的那个存在。

  虽然侥幸活命,但对于水鼠来说,不算是好事,那是因为它们这种异兽号称皮糙肉厚,百病不生,可一旦受伤染病,却很难痊愈,唯一的治疗办法,就是吞噬同族血肉来补充自己的缺失。

  这些年为了以防万一,鲨头水鼠不断和红血滩内的各种异兽杂配,让它们诞生了大量后代血脉,虽然大部分都会夭折死去,可有一种鱼颅小兽却侥幸活了下来,它们也许就是鲨头水鼠为自己准备的“万灵药”。

  “把自己的血脉圈养起来作为万灵药?这个家伙还挺狠毒的。”听到这里,关横和普兴以及姑娘们对望一眼,而后又问:“肥兽,关于这一点,你真的确定吗?”

  “反正,我猜有九成以上是这样没错。”鱼颅肥兽嘟囔道:“以老祖宗的恶毒本性,这种事情它做得出来!”

  “好好,我明白了。”关横笑道:“现在还有个最关键的问题,估计鲨头水鼠要想伤势彻底痊愈,是非吃掉你不可,你是想被它吃了呢?还是想让它死?”

  “这个嘛……”听到了关横的话,鱼颅肥兽心头为之一动:“说的对呀,要是老祖宗回来,第一个要下手的肯定是我,因为我又肥又壮,肉又多,它不吃我吃谁?我可不甘心被它吃掉!”

  霎时间,鱼颅肥兽恶向胆边生:“反正不是老东西死就是我亡,那还不如让这群人找到它,把它弄死,我也就安全了!”

  “喂。”就在此时,关横又开口了:“是非轻重,我都已经和你说清楚了,怎么样,愿不愿意带我们去找鲨头水鼠,替你自己解除后患?”

  “这个嘛……愿意!”说到这里,鱼颅肥兽又瞧了一眼旁边的豹头邪猿,说道:“其实你也完全没必要对水鼠那老家伙如此忠心,因为未免有些太傻了。”

  “知道平常为什么我总是欺负你吗?因为老家伙曾经念叨过,你们这些手下在把其余小兽养育肥了以后,就没有其他利用价值了,到时候鲨头水鼠就会把你吃掉。”

  肥兽轻描淡写的说:“虽然你们的血肉不及它的血脉有强大治愈力,不过也聊胜于无,所以,水鼠绝不会放过你们!”“可恶,这个杀千刀的鲨头水鼠,实在是太过分了!”

  听到肥兽的话,豹头邪猿气得几乎吐血,旁边的墨纹狰兽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:“呵呵呵,多亏我当年反叛早了,否则非得被水鼠吃掉不可,万幸啊万幸。”

  “哼,你也不要得意。”

  此时此刻,关横冷冷说道:“你以为自己的行踪就没被鲨头水鼠发现?说不定它早就盯上你了,只等吞掉自己血脉后裔、伤势痊愈,第一个就拿你开刀,到时候,你躲得了吗?”

  “这个嘛……”闻听此话,狰兽身躯微微发抖,心中也有些不是滋味,暗忖这家伙说的有些道理。

  “哈哈,这么说,你们现在共同的敌人就是鲨头水鼠了。”

  关横笑着说:“那就绞尽脑汁一起对付它好了。”

  “说得对,反正我豁出命去也要找到水鼠那个老东西报仇,它凭什么把老子这些年的辛苦全都忽视,到头来还要吃了我?去它的!”

  豹头邪猿此刻异常暴躁,嘶声狂吼,紧接着,这家伙对着鱼颅肥兽低吼道:“你肯定知道那个老畜生的下落对不对?快说!”

  “哼,你催什么?我也想找到它呢!”肥兽狠狠瞪了邪猿一眼,说道:“不找到它,咱们几个早晚都是死!”

  思忖了一下,鱼颅肥兽说道:“红血滩包括几个区域,外围是前滩,中间是浅滩石林这里,而后半段咱们都很少去,因为那里是尸变凶兽和嗜血邪灵待的地方,咱们再怎么说也是有血有肉,去了等于是找死。”

  “没错,难道你是想说,水鼠那个老东西会在凶兽邪灵的地盘养伤?”闻听此言,墨纹狰兽大叫道:“这绝对不可能,鲨头水鼠是对方的死对头,怎么可能在那里待着呢?我不信!”

  “你先别急,听我来慢慢分析一下。”

  鱼颅肥兽此刻沉声说道:“实际上,水鼠说邪灵凶兽是自己死对头,完全是出自它所言,咱们谁都没看过,就相信这番说辞了,又有谁见过鲨头水鼠和那些家伙动过手?”

  “这话倒是也对。”

  豹头邪猿眼珠一转,说道:“跟随水鼠这么多年,它只是命令我们不要踏入红血滩后半段区域,说是那里有众多尸兽和邪灵出没,会杀了我们,而大家也都遵守了这个约定俗成的事情,谁都没怀疑过。”

  “那还等什么,赶紧去那边找找看。”芫歆此时有些不耐烦的开口道:“走吧,不要再耽搁我们的时间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