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515章 国争

作品:人仙百年|作者:鬼雨|分类:武侠修真|更新:2020-08-23 12:31:43|下载:人仙百年TXT下载
  杜蓉和杜兰进阶元婴后,从普通的镖师变成了镖头,经常押运货物或者保护行人,在大雍国境内四处闯荡。

  这一天,她们来见秦笛,说在西部边城看见两国交战,大雍国的军队主动攻击西边的大凉国,已经攻陷了五六个城市。

  秦笛问:“你们有没有听说,大凉国拥有几位地仙?”

  杜蓉道:“原先有两位地仙,但是前不久,有一位地仙被妖族活捉,干脆投降了妖族。目前大凉国只剩下一位六阶地仙,都不用仙叶门的掌教兰叶出面,即便是太上长老竹叶出马,也可以跟他斗个半斤八两。于是大雍国趁此良机,指责大凉国的地仙投降妖族,向对方索要15座城池!”

  “呵呵,大凉国总共多少城池啊?今天割一座,明天再割一座,岂不是越来越弱?”

  “我也不晓得大凉国有多么大。但我知道,大凉国靠着天堑鸿沟,越过鸿沟就是域内,因此大凉国占据的地盘,乃是比较富有的地方,对大雍国的修真人来说,有着极大的吸引力。”

  杜兰也道:“我听说以前大凉国鼎盛的时候,曾经拥有六位地仙,占据的地盘是大雍国的三倍,那里的土地很肥沃,掌管该国的宗门乃是‘悠土宗’,顾名思义主要是土修。自从18万年前,他们的掌教和两位太上长老联袂离开大凉国之后,还剩下三位地仙,随后又有一位地仙走火入魔,另一位地仙被妖族捉去,所以现在唯一的地仙‘岚土仙长’孤掌难鸣。”

  秦笛问:“大雍国派出去多少军队?”

  杜兰答道:“听说只有三位合道真君,率领18万修士出征,并没有地仙随行。”

  秦笛微笑道:“战争刚开始,自然用不着地仙出马。到后面越来越激烈,若是逼近大凉国的都城,那就要竹叶仙长露面了。”

  杜蓉道:“师傅,我听说大凉国有大片的仙田,还有不少的‘悠土仙壤’,是他们的地仙经过百万年的努力精心培育出来的。只要有仙壤,就可以造就土系地仙,所以大雍国就是冲着仙壤去的。”

  秦笛点点头,道:“大雍国虽然有一些宝田,但是并没有仙壤,只有一些高阶宝壤。若是抢到仙壤的话,还能让仙田的等级获得提升,培养出更多的仙草和仙树。”

  仙田的构建需要仙灵脉和高阶土壤,不管是提升仙灵脉,还是提升土壤的品级,都能让仙田进阶。仙叶门要的是仙树,有多少仙树就会有多少地仙,有多少仙灵树就能造就多少步虚、合道。因此之故,他们对于仙壤的渴求可以理解。

  仙壤分成一到九阶,估计大凉国的“悠土仙壤”也就是一阶仙壤,但对于东南域外的地仙而言,已经算是非常难得了。

  仙叶门主要是木修士,没有土系的地仙,不晓得如何培育出仙壤。

  但是秦笛不一样,他有一整套培养仙壤的方法,土祭正在进行中,所缺的只是时间而已,日久天长,他不单能得到一阶仙壤,还能得到更高级的仙壤。当然,如果他能抢到“悠土息壤”的话,将其投入土祭的池子里,还可以大大加速培养出二阶仙壤的进程。若是有了二阶仙壤,他和顾如梅、顾如虎的功力都可以获得大幅提升。

  顾如梅乃是土修,虽然修炼了仙音门的功夫,但她是两条腿走路,并不完全依赖于仙音的进阶。

  顾如虎也是土修,同时兼修了神魔炼体的功夫。

  不久,秦笛接到枯叶大师的传音,说是搜集到一批材料,想请他炼制大道丹、地仙丹以及“木枢丹”。

  于是,他来到灵丹店,见到了枯叶大师。

  枯叶大师笑道:“秦先生,大道丹和地仙丹咱就不说了,单说这个木枢丹,你听说过这个丹药吗?”

  秦笛微微一笑:“听说过。木枢丹含有木系大道,是适合地仙服用的丹药。”

  “哈哈,秦先生真是厉害,连木枢丹都知道。我这次带来一个丹方,乃是掌教兰叶仙长提供的。请您琢磨一下,这样的丹药能不能炼制出来。”

  “喔?梅叶仙长出关了吗?”

  “嗯,因为国战的缘故,掌教提前出关了。”

  枯叶大师拿出一枚玉简,还有不少的珍稀材料,道:“这个木枢丹,是掌教想要的丹药,所以请您多费心,如果能炼制出来,自然会有好处。”

  秦笛笑道:“好说,我会尽力而为。”

  稍停片刻,枯叶大师又道:“秦先生,自从圣遗山一行,我对您十分佩服。我修的枯叶大道,最近千年进步不大。我有4万3千岁了,才是合道第六重,这样下去前景不妙。您对榛叶师兄指点了一番,能不能也指点我一下?我听说您喜欢收集洞天,所以购买了两枚人族修士洞天,想要送给您。”

  秦笛沉吟道:“你跟谁学的枯叶法门?你师傅是谁?”

  “家师已经陨落了,他也是修炼到合道中阶,然后就陷入停滞状态,蹉跎岁月,直到寿终。”

  “你是否跟掌教兰叶仙长请教过?”

  “我问过两次,然而掌教也说不出所以然,她修炼的功法与我不同。”

  秦笛道:“你练的功夫,牵涉到荣枯法门,跟一般的木修士不同。你既然求上门来,我便给你讲讲这门大法的关窍。来来来,你先写一个‘枯’字仙文,让我看看你对荣枯大道的理解,到了什么地步。”

  秦笛让弟子庄冷去准备符纸和符笔。这两样东西秦笛手里都有,但他不想随手拿出来,倒显得他是精通符文的宗师了。符文和仙文还有所不同,即便他会写仙文,也不能证明他精通符文。

  枯叶大师却道:“我有符纸和符笔,不用再去准备了。”

  他在桌上摊开符纸,提笔蘸了朱砂,开始写“枯”字仙文。

  庄冷站在秦笛身后静静的瞧着,她虽然不认识枯叶大师,但却能辨认对方身上装束,知道他是仙叶门的内门长老,因此她心里感到很诧异,没想到一位内门长老,合道真君,竟然低头向秦师傅请教!